您的位置:
主页 > 办公生活 >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3】 >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3】

阅读372| 发布: 2018-01-23 15:16 | 点赞: 253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1】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2】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3】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4】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5】

       

回到座位上,依依看着我问:「是敬磊吗?」

        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坐在我对面的人资部主任Maggie一脸好奇地发问,「男朋友啊?想当初妳一进公司多少人在打听,结果听尚昱说妳名花有主,公司多少男同事伤心啊。不过妳和男友不是在一起挺久了吗?两个人没有什幺打算吗?」

        这是世界上最让我害怕的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我深吸一口气,带着微笑回答,「目前没有。」以后也不会有。我和官敬磊从没有聊过,关于我们两个人一起的未来会是什幺样子。他只对我说过属于他自己的未来,那个充满梦想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 Maggie不认同地摇了摇头,「什幺叫目前没有,妳都几岁了,三十一了吧!再拖下去,妳很快就三十五,再贬个眼,妳就要四十岁了。女人只要年纪一大就很吃亏,妳看看男生到了五十岁,再交个二十岁的女朋友,人家都说这叫有能力。可是女人就算才四十,交个小八岁的,就被人家指指点点。妳要赶快叫妳男友把妳娶回家,哪有在一起这幺久了还不结婚的道理?」

        我努力保持脸上的微笑,却因为Maggie说的每一句现实,打得我嘴角开始颤抖。依依马上跳出来帮我缓颊,「谈恋爱又不一定要结婚,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好啦!而且每对情侣的进度表本来就不一样啊!」

        说到这种话题,尤其是别人的事,大家都马上来劲了。祕书室组长Annie马上接着说:「是这样说没错,但情侣在一起超过四年没结婚,通常到了最后都会分手,这是有经过调查的。所以,如果交往四年了,男朋友还没有打算结婚的话,当然就要马上分手,女人的青春是有几个四年啊?」

        尚昱学长也开了口,「哪有这回事,我跟我们家依依在一起十几年,我们也没有分手啊!」

        Annie马上反驳,「可是你和依依有结婚的打算啊!不是吗?来,明怡我跟妳说,如果是妳男友想结婚,但妳不想,那就另当别论。可是如果是妳男朋友什幺都没有表示,只是这样一天过一天,我觉得妳赶快甩了他,找下一个男友还比较快,不是吗?」

        我只能微笑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Maggie帮我倒了杯清酒,然后很严肃说:「明怡啊!我跟妳说,男人如果真心爱一个女人,是不会让她等太久的。妳不要像我妹一样,傻傻等了男朋友五年,结果还是被甩。后来交往的这个男朋友,在一起不到一年就结婚,现在多幸福美满啊!我也是过来人啊,妳真的要好好想清楚!」

        我接过清酒,一口喝下,微笑着回应,「好,我知道,谢谢妳。」

        Andy边吃沙拉边对我说:「欸!明怡姊,妳有男友这件事该不会是幌子之类的吧?我来公司少说也三年了,都没看过妳男友半次,妳男友都不会接送妳上下班吗?我上次还看到妳自己淋雨往公车站跑去,我有叫妳,可是妳都没听到,这种时候,不是应该要叫男朋友来接妳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他话还没有讲完,马上被学长塞了两块炸豆腐到他嘴里,「你懂什幺啊?吃你的东西啦!明天早上九点前把这一季的行销预算整理出来。」

        Andy好可怜,差点被炸豆腐噎死就算了,还要被学长压榨。

        以为Andy住嘴之后我就可以逃过一劫,很可惜没有,所有的话题依然围绕在我身上。赶快结婚啊!要不赶快分手啊!我失去了食慾,倒是清酒喝了不少瓶,而依依的右手始终握着我的左手,试图让我知道,她在我身旁,我不是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但,我很清楚,我其实一直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接受将近两个小时的轰炸,再加上喝了好几瓶清酒,一坐上车,我几乎要昏厥。眼睛一闭上,快要失去意识时,我听见坐在前座的依依咬牙切齿开始对学长开砲,「你同事今天是怎幺一回事?干幺一直讲明怡的事?嘴都不会痠吗?」

        话讲到一半她突然停住了,然后我听到衣服摩擦座椅的声音,我猜她是想确认我睡着了没有。接着依依放低音量,用气音对着学长发火,「我真的越听越生气你知道吗?」

        依依以为我睡了,但我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学长无奈地叹了口气,也小声地说:「明怡难得跟我们聚餐一次,大家都很好奇她的事,就会想跟她聊聊啊!」

        「是没有别的事可以聊吗?一定要在乎别人感情的事吗?好几次我都要转开话题了,结果一下子又把注意力放在明怡身上,我以后都不要参加你同事的聚餐了,以后也不准你再找明怡参加什幺鬼聚餐!」依依越说越愤怒,还气得按掉了车内的广播。

        车上突然安静了一阵子。我知道依依捨不得我,但我也觉得被牵扯的学长很无辜,就因为我的感情状况特殊,连带身旁的人都变得很敏感,我感到非常抱歉。
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!是我不对,妳不要生气了,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,想说难得一次聚餐,妳答应要跟我去,我当然也想顺便约明怡,妳们有伴比较不会无聊,更何况今天敬磊又出门,带明怡出来走走不是很好吗?」学长边开车边解释着。

        学长成功地安慰了依依,依依深呼吸一口气,无奈地说:「这个官敬磊真的是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我坐在后面,依然闭着眼,但也无奈地笑了。

到家之后,依依扶我上楼,学长帮我们两个人拿包包。一路上我都很清醒,但为了假装我没听见他们说的话,我只好装作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    乐晴帮我们开了门,也赶紧走过来扶我,问着依依,「搞什幺啊?怎幺让明怡喝得那幺醉?」

        依依叹了好大一口气,「算了,别问了,先扶她进去休息,她今天快被折腾死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乐晴和依依很快地把我扶进房间,帮我脱掉外套和袜子,盖上棉被后熄灯关门。房间陷入一片漆黑,睁开眼和闭着眼一样黑暗,就像有官敬磊和没有官敬磊一样孤单。

        退酒后的凉意,让我下意识拉紧了被子,忍不住想起,自己究竟是从什幺时候开始,对自己和官敬磊的感情产生了疑惑,失去了信心?

        但明明十年前不是这样子的啊!

***

        大三那一年,我在便利商店打工。有一回刚好大夜班的同事离职,为了多赚一点钱,所以我请老闆把我排在大夜班。一开始老闆不同意,认为一个女生上大夜班很危险,但那阵子都徵不到人,只好让我先值大夜班,老闆说找到人就马上把我调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上大夜班说不害怕是骗人的,首先乐晴和依依就非常不赞成,但也拿我没有办法。乐晴买了一支球棒,依依买了一把大锁,要我放在柜檯内好保护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 半夜客人不多,但半夜的客人和白天的客人差别非常大。白天班遇见的不是学生就是妈妈们,晚班遇见的大多是上班族,大夜班遇见的不是喝醉的醉汉、嚼槟榔的「七逃郎」,就是準备去上班的小姐们,都算是常客。

        一开始我非常不习惯,但后来已经可以打电话请醉汉的儿子来接他,知道「七逃郎」抽菸只抽峰,不抽七星,小姐们都会先来买牛奶喝了垫胃,然后告诫我,「妹妹啊!没有男人是不会乱来的,但是妳要记住一点,只能让有钱的男人对妳乱来,知道吗?」

        我总是微笑地对这些亲切的大姊们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她们常会告诉我很多现实,后来才发现,从我认识官敬磊的那一刻起,再怎幺现实,也破坏不了我对爱的想像和执着。也就是人家说的,爱情和麵包,宁愿被爱噎死,也不要吃麵包撑死。

老闆贴心地告诉我,补完货如果店里没客人,可以把书拿出来看。某一天,当我在凌晨四点半边打瞌睡边读三民主义时,便利商店门口的铃声响了,四个男子走了进来,全身都是油漆和水泥的髒污,他们在饮料柜前挑了一阵子,后来拿了四瓶啤酒到柜檯结帐。

        「总共一百一十二元。」我看着他们说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他们四个就站在原地,等待其中某个谁会拿钱出来付,三秒过去、五秒过去,都没有人有动作,我重複说了一次,「总共一百一十二元。」

        其中一位头髮长到盖住眼睛的男生,看起来是四个人里面,年纪最小的。他对其他三个人说:「我没有带钱。」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4】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5】(明日待续)

本文出自《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》商周出版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3】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相关文章


必威亚洲体育_新时代赌场345188|创新滚动|周边展品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