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主页 > 办公生活 >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1】 >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1】

阅读414| 发布: 2018-01-23 15:16 | 点赞: 437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1】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2】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3】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4】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5】

「主任!」

一道撒娇又带点做作的声音突然传到我耳里,我一抬起头,就看到小苹从办公室门口朝我小碎步飞奔过来。

边跑,还边热切地叫着,「主任、主任、主任、主任、主任——」

        通常只要她喊着「主任」超过五次,就一定没有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 她跑过来的十秒间,我坐在位置上,深呼吸一口气,让自己迅速做好心理準备。身为上司,处理公事不难,处理人事最难。

        「主任!」小苹跑到我旁边,又喊了我一次,然后微微皱起眉头,还咬着下嘴唇,一脸就是準备要来刁难我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 「说吧!」我边处理客人的邮件,边假装轻鬆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她在一旁扭捏了三秒才缓缓开口,「下个月二十号,我可以排特休吗?」

        又是二十号!

       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后,从档案架上拿出排班表看着。已经有三个人在那天同时排休,那天是七夕情人节,对饭店来说是重大节日,常常得在同一时间服务好几组客人入住。现在能轮班的只剩下几个同事,如果小苹再请特休,那天肯定会忙翻。

        看到我面露难色,小苹拉着我的手,着急地说:「主任,拜託啦!因为我男朋友临时可以排到假,而且还订好那天晚上的夜景餐厅,我不想让他失望啦!拜託!」

        我的头又痛了起来,小苹再度哀求了一声,「主任,拜託!」那个「託」字的尾音都要从公司拖到一○一大楼了。

        在特别的日子里,总是想和心爱的人一起创造特别回忆,我又何尝不明白这样的心情?我完全懂那种内心的期盼和雀跃,虽然平时也能见面,也能一起吃饭,但「情人节」这三个字,是所有人一旦谈恋爱就会戴上的紧箍咒,那天不做点什幺就一定会头痛。

        我按了按太阳穴后,抬起头看小苹一眼,她依然露出殷切的眼神。我再低头看了一眼排班表,然后拿起铅笔和橡皮擦开始修改,「小苹,妳也知道,那天我们一定很忙,原本是禁休的,是老闆体谅大家,才放宽休假标準。再加上已经有三个人排休了,所以妳要休假一整天有点困难,我让Angela上晚班,我会上all班,妳得支援到下午三点半,给妳两个小时回家打扮,应该来得及吧?」

        我话一说完,才刚抬起头,小苹已经往我脸颊上亲了一下,兴奋地搂着我,「主任,妳最好了!我最爱妳了,妳最正、妳最美、妳最善良,我会好好工作报答妳!」

        「妳不用报答我,我只麻烦妳以后遇到麻烦的客人,不要一转身就马上翻白眼。妳不知道我们柜檯后面的大理石墙壁是会反射的吗?」每次我一看到她这种举动,就几乎被她吓到全身冒冷汗。算她运气好,没有被客人抓到。

        小苹仍然激动地继续搂着我,「好好好,我答应妳,以后都不翻白眼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谁说男人说谎都不打草稿的?女人才是好吗?

***

        「妳现在是打算出柜的意思吗?」尚昱学长的声音突然在我们旁边响起,小苹吓了一跳,马上放开我,对着学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就赶紧準备逃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 小苹跑出办公室之前还回头对我告白,大喊,「主任,我爱妳!」接着一秒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 我笑了笑,尚昱学长也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 「妳在公司的人气居然比我还高。」学长双手扠腰,开起我的玩笑。他跟我差不多同时间进饭店工作,只是学长在行销业务部,我在柜檯部,同一时期进来的同事,不是阵亡就是转换跑道,只剩下我们两个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    「你在依依心里人气够高就好啦!」我笑着回答。

讲到依依,我忍不住想起我的室友们。房东乐晴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,在我遇到烂房东时,好在有她先收留我。后来,乐晴的直属学长康尚昱也请乐晴收留他的青梅竹马女朋友依依。接着又有一天,我和依依去吃饭时,在路上捡到立湘,我们四个人就这样从大学一直同住到现在,我们任何一个人从来都没有搬走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可以,我真的希望可以在那里住一辈子。

        「喔,讲到这个,我在她心中应该只能排到第四,前三名就妳、乐晴和立湘佔据了啊。昨天晚上我去家里吃饭,她帮立湘剥虾,不帮我剥,她说我有手,但立湘也有手啊!她就说立湘的手是用来画画设计的,不是用来剥虾的。但我的手就不是用来赚钱的吗?我的手也很珍贵啊……」尚昱学长只要一讲到依依,就会马上变成少女,然后开始犹如大浪滔滔,绵绵不绝地诉说他的苦楚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我不会游泳,总是几乎要被他的口水淹死。

        「学长,你找我有什幺事?」我微笑着,有礼貌地打断学长的少女情怀,我怕学长再继续讲下去会超过三小时,到时候我只能打电话给依依,请她出动救生艇来救我。

        学长这才突然想起他到这里来的真正目的,「啊!晚上我们约了几个同事聚餐,妳要一起去吗?依依也会去喔!」

        基本上,我不喜欢任何社交活动,乐晴常笑我和立湘是全世界最孤僻的两个人。但是,我觉得孤僻才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,不需要向不熟的人说明我的一切,或解释我的一举一动。不是我爱搞神祕,而是我不想成为八卦的焦点,我只不过是平凡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我很自然地拒绝,「不用了,你们去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可是依依也会去喔!」学长强调。

       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,「那你们一起去就好啦!」

        「可是依依也会去喔!」学长又强调了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 认识十几年,如果还不知道他用依依来压我,那我就真的太不上道了,我无奈地叹了口气,但也只能面带微笑点了点头,「那就一起去吧!」

        学长开心地拍了一下手,「Good!」突然问了一句,「对了,敬磊今天的飞机吗?」

        「呃……嗯。」没想到学长会说起官敬磊,我先是吓了一跳,才稳定住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 「这次他回来,我去新加坡开会没有碰到,有点可惜,帮我问候他一下。」

        我点了点头,目送学长离开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 眼神忍不住望向放在桌上的手机,它依然保持一贯的沉默,就像电力耗尽了一样,不会发出任何声音,就像官敬磊每次的离去一样,完全不声不响。

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依依不捨的离别场面,他只会在离去的前一天,抱着我轻鬆地说:「我明天要走啰。」我也只能学他,待在他怀里轻鬆地点点头,然后隔天太阳升起,我上班,他离开,强迫自己快速地回到没有他的生活,不容许自己浪费太多时间去想念和感伤,因为这改变不了官敬磊不在我身旁的事实。

官敬磊,一直都是一个离我很遥远的情人。

遥远到我似乎不曾真正拥有过他,可是因为我爱他,所以我只能说服自己,只要他愿意拥有我,那也就够了。

可是,真的够吗?

为什幺佔据在我心里的那股巨大空虚感,却比官敬磊更常拥抱我?

「主任,前檯有人找妳喔!」Jean站在办公室门口喊着我的名字,谢谢她把我从一阵无力感里拉回现实。

我微笑,对她点点头,起身拉了拉坐得有点皱掉的制服套装,深呼吸一口气,留下不会有官敬磊来电的手机后,和Jean一起离开办公室。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2】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3】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4】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5】(明日待续)

本文出自《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》商周出版

你的背影 我的孤单【1】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相关文章


必威亚洲体育_新时代赌场345188|创新滚动|周边展品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