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主页 > 平板专利 >租房子是一种生活体验:用自由的眼光,过喜欢的日子 >

租房子是一种生活体验:用自由的眼光,过喜欢的日子

阅读523| 发布: 2018-01-23 15:16 | 点赞: 164

在每一次搬家、整理家当时,开始明白自己想带走什幺、留下什幺。然后我也慢慢地,在租屋的生活里,更了解自己。

租房子是一种生活体验:用自由的眼光,过喜欢的日子

文|陈雯莉

琉璃,一个很美的名字。

透亮而皎洁,彷彿映照着月光吸允天地精华般的淬鍊,最后吹成了以艺术之名为傲的琉璃。

然而,「流离」失所,所酿的愁,是否能具有另一种角度可诠释的美感?

离家工作迈入第两年,在外租屋经验亦是两年,两年间辗转换了两间房子,每一次住下来,我都想着:「我们要在这房子里住上好一阵子,所以,生活不得马虎!」于是,我们又是重新摆饰,又是精心地移动家具,反覆看着同一个地方,细微地雕琢每一处居心地。然而,每一次搬家,我也都想着:「人生不必拥有太多,度日所需之物不也过仅仅一个皮箱大小」,天真又潇洒地以为只要挥挥衣袖真能不带走一片云彩,其实,心里和手边已经着手开始打包一个餐桌。

家应该是什幺样子?

是拥有开放式木质地板的客厅?可尽情享受做料理的中岛厨房?一个重满植栽的大庭院?抑或是养两只猫,和亲爱的人一起午茶?别笑我想得很具体,这是我作梦会去到的梦想家,然而,我更喜欢现在自己家的样子,喜欢现在。

这个家没有大庭院,只有可种几盆迷迭香、薄荷的小阳台,虽然偶尔大雨来袭会泼湿晒在外头的衣服,但夕阳也是美得一览无遗,租来的房子不能养猫,但绝对容许可多养几盆多肉植物来疗癒身心,我们家天天开伙,窝在厨房里一起挑地瓜叶或煲鸡汤,生活过着、过着,真感觉什幺也没缺,就连快乐也是。

租房子成了我们的一种生活体验,我不会再笨拙地嫌弃搬家麻烦,其实每一次整理家当都有所收穫。在层层叠叠的封箱过程中,我明白了自己需要什幺,又该捨下什幺,之后不要再买什幺。人生之于生活,前者可能会被我们想像的很长,然而,在我看来它们并没有什幺不同,在那里头总会有些东西看起来虽然小小的,但是我们却不再需要,相对地,有些东西可能难以携带,却值得被我们珍藏。

租房子和搬家,琐碎却也幸福,反覆练习之间,我习惯拥有极少的物品,但是,每一样都十分珍爱,命中注定要伴着度日人也都是那份爱里的唯一。过去的我,习惯以物留人,却在这两年间顿悟了—人是不需要留的,记忆也理当不会镶嵌于物,我们没有失去,反而,体验到了什幺是毫无负担的拥有。

诚实地说买房这回事,一方面是对于投资房产的涉世未深,另一方面是扪心自问的有所需要?作家村上春树曾说过类似的话:「因为没钱去看电影,所以常读书,现在想来,或许贫穷偶尔也有好处,不过一直持续太久的话,相当辛苦就是了!」莞尔一笑,多年后的事,谁会知道呢?不过,我也不急着想知道,只要每一刻感觉都是幸福和快乐的,我便心满意足了。

我住在一个租来的房子,没有太複杂的心情,每日早晨都像个平凡人一样拉开窗帘,会有看到翠绿山峦的时候,也会有看到乌云盖顶的时候,晴天、雨天都和一般常人看到的没什幺不一样!

我在白天工作,晚上返家后,写作读书,偶尔放纵地吃着零食,把家当作家庭剧院,我不会说这里是别人的家,这是仅是别人的房子,我们的家,家的感觉是取决于我们对待生活的态度,当然还有住在这个家的人(姑且就称作「家人」吧)。对我来说,租房并非别无选择的人生次级方案,相反地,在抛开这样的想法的束缚之后,我反而更能用自由的眼光,过着自己喜欢的日子。

想不到什幺耳目一新的篇名,觉得琉璃与搬家和租屋的美感颇为类似,音义皆美,故为这篇短文起名—琉璃失所。 

相关文章